荼殷玖辞

本命土银/酒茨
不拆不逆不无差
拆逆死敌

圣诞【土银】

——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土方现在正身着真选组制服,瑟瑟发抖的站在寒风中,口中的烟蒂几乎要被咬的对穿,瞳孔扩散着,满脸杀气。





——今天是圣诞节又不是什么传统节日松平老爹你搞个毛的祭典啊!!!





是的,松平在前几天和他还有近藤一起巡逻时突然就说要办祭典来着。





“我这是为了让小将出来散散心啊,这个祭典一定要办!保护将军的重任就交给你们了十四!”





——个球啊!你丫就是想出来泡妹子吧!将军就这么被你扔到这里了啊!!将军一个人看起来很可怜啊!他在哭啊喂!真的在哭啊喂!!!





土方本以为连续加班加了一个多月终于可以圣诞节放个假然后拎着草莓牛奶去万事屋呆个晚上找那个天然卷好好的玩♂一♂玩了,结果今天却又……唉说多了都是泪。





——所以你干嘛不去找见回组那群精英啊!!保护将军啥的我们胜任不起啊!!你特么还在大街上叫那么响是不是巴不得有人来闹事啊!!老子特么一个多月没回家了老子要回家找老婆啊卧槽!!





土方的心情那是差到了极点,甚至都在想要不要直接干掉将军再加个罪名在某中二上然后该找谁找谁去。





顺手收拾掉两个攘夷浪士,土方收刀入鞘。今天来的找事的人真少啊,土方想。但是……





“啧,制服被划破了,一会儿还要去找那个天然卷呢……”土方拽了拽衣服,看着衣服上的裂口被拉开,脸又黑了几分。他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总悟,刚刚接通就听见那旁一阵叮叮当当,还夹杂这带有奇怪口癖的骂声。





“啊土方先生吗我现在没空有事找山崎去吧就这样我挂了。”电话被啪的一声挂断,土方的脸这下彻底黑透了。





——好,那这些攘夷浪士就直接杀了好了也不用扔进真选组大牢了。





村麻纱再次入鞘,土方重新点了根烟,吸了一口,又缓缓吐出。





——总悟那小子现在肯定和china在一起呢,银时……也在的吧。





土方有些失神。





一个多月前本来说好要请他吃蛋糕的,结果一直被各种各样的公务不得已的推掉了。而且在路上也没见到过那个天然卷……不会又跑到哪惹事去了吧,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吗,真是的。土方叹了口气,走出树林。





“好狼狈啊,土方君。”





刚刚还在想念的声音下一刻已经传来,土方诧异的抬头,看见了眼前朝思暮想的人。





那人今天依旧是一身白色水纹和服,只是在外边加了一个红黑色的外套,胸前写着一个『糖』字。原本打开的衣领被一条红色的围巾挡住,白皙的脖颈漏了一点在外边。红曈里是一如既往的慵懒,在节日的灯光下被照的晶亮,红的透彻,流着令人心醉的光。





依稀记得那条红围巾是今年夏天送的,当时银时还嘲笑了自己好久。一边说着什么『大夏天的送什么围巾,多串君你是被蛋黄酱糊住脑袋了吧』这样的话,一边却小心翼翼的把围巾放进了橱柜。





“怎么在这里?”土方问道“没和你家那俩小孩一起?”





“没有啦。刚进祭典就看见了总一郎君,小神乐扑上去就和他打起来了,新吧唧劝架呢。我顺口问了问你在哪,总一郎君说在东边呢,我就过来了啊。”说着打了个哈欠。





“话说土方君,你冷不冷啊,”瞄了瞄土方的衣着,银时道,“穿这么少就算是你这种笨蛋也会感冒的哦。”





土方正想发作,却看见银时从手里提着的袋子中取出了一条青色的围巾,然后朝自己扔了过来。下意识伸手接住,围巾很软,摸起来很舒服,密密麻麻的细线被织在一起。土方突然想起这一个越来没有看见他的身影,开口道:





“这……不会是你这一个月自己织的吧,银时。”





看着恋人在瞬间红透了的脸颊土方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阿、阿银只是想看看是不是忘记怎么织的了而已,才、才不是专门给你织的。”


什么啊,已经结巴了吗。土方有些好笑。心里被浓浓的爱占满,甜蜜的不可思议。





“银时。”他拿起围巾走向不远处的他,开口唤道。





“干、干嘛?”





“围巾。帮我围上吧。”





银时刚想说不要得寸进尺,回头看见土方笑的一脸温柔,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红着脸把围巾围在了土方的脖子上。围好后还不等他退开,土方伸手将他揽进了怀里,低头蹭了蹭软软的卷发,轻轻在银时唇上落下一个亲吻。





“圣诞快乐,银时。”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