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殷玖辞

本命土银/酒茨
不拆不逆不无差
拆逆死敌

除夕

◆冲神、高桂有

寒风微凉。
——个球啊!特么冻死老子了!
土方打了个喷嚏,愤愤的想。
——总悟那个混蛋居然不付账直接跑了,特么给你老婆买东西还要老子来掏钱。
土方行走在回万事屋的路上,一只手里掂了一袋子草莓牛奶,另一只手上掂的袋子里全是醋昆布。宽大的衣袖挡不住寒风凛冽刺骨,土方觉得自己的手已经发射了,冻的只能勉强抓住袋子。

“我回——”
“嘭”“China别乱跑啊,你要把旦那的万事屋拆了吗。”
“闭嘴你个混蛋吉娃娃,去死吧阿鲁!”

“高杉你看你看这是定春大人的肉球!!超级软的要不要来摸……诶谁关灯了开灯啊!”
“……呵。”

“阿妙小姐我爱你请嫁给我吧唔……噗——”
“阿拉,怎么能浪费食物呢,看来你需要多吃点啊。”
“那个……姐姐,大……近藤先生已经口吐白沫了……”

“啊哈,啊哈哈哈,啊噗——”
“请安静一些,船长。”

“……”

“……”

……土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卧槽全来了啊!中国妹眼睛还有老太婆猫儿机械女在就算了,那个窝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纸箱是啥啊!!不就过个年怎么都过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躲过火箭筒和雨伞,被萨达哈鲁甩着的假发【不】,忽视桌子上的黑色不明物质,再越过某棕卷的尸体【雾】,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大雾】终于挤到了桌子前。
把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一屁股做到了沙发上。

“啊……好慢啊,多串君。”银时连脸都没扭过来,咬着嘴里的习惯模糊不清的说。
“去去去谁是多串啊。”土方郁闷的点了根烟,叼在嘴里,还没吸呢就被取下来按灭在了烟灰缸里。
“万事屋禁烟,多串。”
土方无奈的叹了口气,收起了烟盒。
“喂,银时。”
“……干嘛啊。”
“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了。”
“……嗯,多多指教了哦。”
土方轻轻笑了两声,抓住了银时的手。
“嘶——多串君你干嘛啊手超凉的——”
“所以才要暖手嘛。”
“……土方君你敢不敢再无耻一点。”
“敢。”然后土方凑上去,吻住了银时的唇。银时瞬间感觉到他的世界安静了下来。接着土方撬开银时齿关就闯了进去,直到毫无防备的银时终于反应过来,脸红红的推开了他。
“土方君虽然现在大家都在忙但是你好歹也看看时间啊这么多人又不是只有我们两个在家你又发什么情——”
“呐,银时。”
“又、又怎么了……”

“ただいま(我回来了)。”

“……あぁ,お帰り(欢迎回来)。”

评论(2)

热度(4)